从HipHop音乐到对音乐产业的一些想法

ZJ寒青   ·   发表于 2018-3-20   ·   资源区

2017.11.17


HipHop音乐,最近一段时间因为网络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的成功而大火并被主流音乐市场所熟知,当然HipHop音乐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是嘻哈音乐或者说唱音乐。

说到说唱音乐就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愤怒的腔调和饱含反叛精神的歌词内容。然而,在几十年前,说唱音乐只是作为派对音乐出现在七十年代初美国纽约的HipHop派对上。在我们印象中那种批判现实的愤青式说唱其实是开始于1982年“闪耀大师与狂暴五人(Grandmaster Flash and the Furious Five)”的《信息》(The Message)。在那之前,说唱乐只是派对DJ的陪衬,传统意义的MC (Microphone Controller)其实就是派对的主持人,当DJ搓着碟拼接出一首首派对嗨歌,MC,也就是后来的说唱歌手、rapper,就跟着这些音乐不断说出押韵的句子,这就是最早的说唱音乐,完全是即兴freestyle的,就好像早期的爵士乐大师都不喜欢录音出专辑一样,早期的说唱艺人就在那个状态下维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像我们前面提到的,早期的说唱歌手都是跟着DJ现场打碟做出的音乐进行表演的,所以在一定程度上,DJ的音乐制作技术也给予了大众对说唱音乐的刻板印象——也就是采样式的伴奏。说唱歌手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大众的审美和刻板印象标准框在了那个框子里,在那个时代,说唱乐的伴奏,一定都是由类似派对DJ的搓碟和实验音乐的采样技术所制作的。一部分是因为贫穷,采样制作在这方面很受用,仅仅是唱片机和家家都有的黑胶碟,就能制作出一首首歌曲的伴奏,再多也无非就是采样器。这样就省去了很多音乐制作的成本,像是乐手实录这种高成本的情况就不会出现,因为那个时代还没有普及MIDI音乐这种解决方案(只),所以采样技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很大的问题。


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音乐制作技术也在近二三十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MIDI音乐的广泛普及和实体音乐市场的数字化、流量化都给这个行业以及相关产业带来了崭新的运作模式和服务理念,同时,不可避免的,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我对于数字音乐的看法,既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首先数字音乐看定方便了人们的生活需要,出门在外不再需要怀揣CD或者卡带的随身听播放器。歌手或者说音乐创作者与听众的互动也变得多元化,歌曲下面的评论可以直接拉近歌手与听众的关系,这一点实体唱片是做不到的。无论是购买还是下载,因为网络的发展而变得越来越方便,想听歌就上网一搜,一键下载,要不然就是充个会员然后下载,总之是比实体唱片方便的多。但是问题就是,数字化的音乐,复制起来也是更加方便的,就跟网络技术让收听与下载变得方便起来一样,盗版复制也变得日益简单。

曾经有很多人设想过粗暴地把某一平台的音乐格式变成只有其本身音乐软件才能播放的格式,就跟现在的爱奇艺或者优酷下载的视频格式一样,但是音频文件的使用场景远远大于视频文件,如果这么做了,有些用户想用手机自带的播放器整理播放列表也变得不切实际,不同平台持有的曲库不同,又直接导致了不同歌曲要去不同的音乐软件收听,造成极大的不方便,用户的使用体验简直是负分。再者就是,只要使用的音乐播放软件相同,不同用户之间还是可以复制或者交换音乐文件。再往下想,可以在音频文件上编程做手脚啊,唯有匹配相同用户信息的才能播放,那我用朋友付过费的帐号听歌岂不是也可以,谁还没有六七八九十来个的设备呢。那照这个思路想下去,是不是听歌都要用加密狗了?某种程度上岂不是又回归了实体唱片时代?虽然上面是在钻牛角尖,但是根据以上的思路大概可以得出,除非有新的经营模式被开创或者说新的技术被开发出来,这样的僵局无法打破。但是对于这样的问题解决,还是有几个基本思路的。因为人在大部分情况中都是利己主义,唯有在交易活动中让顾客感觉到自己的付费能给他带来他所需要的好处(不一定是指产品,因为对产品的价值诠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他才会相信自己所做的付出,有的时候,付费顾客想要的只是相应的虚荣心罢了。因为有一种叫做“正版”的东西,是会让人上瘾的。QQ音乐的绿钻标识其实就是比较典型的一种。

很多人付了费给线上音乐平台然后开心的欣赏喜欢的艺术家的作品,但是又有多少人想过,艺术家和平台的分成是多少,他们的分成机制是怎么样的,你花的这几十块钱有多少进了你喜欢的艺术家的口袋?当然这么细致的问题我们可以不在这里讨论,但是现在个大平台对艺术家确实存在着不公平的现象,这种不公平并不是平台克扣分成这种级别的,而是这个付费的体制本身就有严重的逻辑问题。听众只需要一次付费就能够无限制的下载和收听歌曲,不论听了多少遍,从一个用户那里来的钱就是那个死数了,有时候还不一定会有(因为复制粘贴技术的发展)。

盗版音源和软件的问题其实我也非常想谈一下,因为很多音乐制作人在发迹之前,使用的都是淘宝上买的几十块人民币就能打包带走的破解版音源、软件和插件。这跟需要付费的音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创作是音乐工作者的脑力劳动,但是显然创作者没有付出相应的代价。就好像川普想要驱逐美国境内的非法移民,但是很显然,大部分非法移民都是劳动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就是说,美国现今的经济发展都是基于一个“非法”的状态,跟音乐人使用盗版音源一样,也算是一个相当尴尬的境地了。**那么,这是否也是国内小型音乐人服务定价低的一个原因?但是为什么音乐工作者不想买正版的插件和软件?其实就是太贵了买不起,很明显,最大的锅应该是开发商来背,这些外国厂商也是相当的没有诚意,连中文客服、汉化版本都没有,就想来中国的市场赚钱,实在是以为中国消费者好糊弄,甚至是不把中国市场的消费者当回事(当然他们是把中国市场当回事的,只是不把中国市场的“人”当回事)。如果购买正版和使用盗版的体验相差无几的话,又有谁会去使用正版呢(试问有多少人买了正版之后能与客服售后用英语交流产品的问题)?国外厂商其实应该也清楚,只要把正版投放到中国市场,就难逃被盗版的命运,最终损失惨重,不得不放弃在中国市场的投入(Adobe就是一个例子),但是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只要不在中国市场投入正版,那么中国市场的消费者就一定是在用他们的盗版软件,连自己的版权都不想维护的大公司,当然是不会获得市场的机遇的。不过我感觉,经济问题还是要大于市场问题的,毕竟Kong Audio,也就是做中国民族音源的空音公司,也还是有中文客服的,但是销售依然惨淡。 截至发稿前不久,得知Waves Audio在一年前就开始支持支付宝付款了,在做了一定的调查之后发现结果不出所料,基本上国内音乐人人手一套盗版的Waves插件在国外近几年销售额骤降,买一送一的插件促销活动都没有起到激励市场的效果,全凭其它业务支撑。加入支付宝支付更像是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做出的决定。


再者,因为生活水平和收入水平的差异,国内小音乐人或者说独立音乐人很少会在需要的时候去买正版的软件插件,第一个想到的一般都是淘宝的盗版小店。就好像一个压缩器插件的平均价格是70美元(普通品质),美国的最低平均工资大概是是24美元每小时,当然这是正式工作,兼职的应该是另算。也就是说但凡你有个一般的工作,干三个小时的活儿,差不多就能买得起了,但是在中国呢,70美元大概折算490人民币,谁干三个小时活能赚490人民币呢?再就是物价标准不同,像是在美国,一罐百事可乐大概在1.75美元(没记错的话应该是0.3L),70美元的压缩器价格上相当于40瓶百事可乐,但是换成人民币490元的压缩器却能买大约245罐相同规格的百事可乐,这个道理放在蔬菜、零食上一样适用。所以在不同的人眼里,同样价格的商品的意为是不同的,在一个国家尚且如此,不同的国家之间就更不用说了。

原因是占小便宜吗?其实也不是吧,很多人并不想深入研究,自然不会投资很多钱。即使投资,自己也无法获得相应的服务(即使音源公司自认为可以提供),试问NI能给你远程安装吗?客服能说中文吗?敢不敢不用邮件?照这样看,音源开发者和经销商的服务水平连淘宝的盗版店都赶不上,盗版的淘宝店还能给你微信、QQ亦或是远程控制协助,你有什么信心让消费者选择盗版音源?当然,官方正版店的好处是它不会某一天就不见了,它不会某一天就突然关店了,但是中国消费者真的关心你哪天会突然消失不见吗?依我看,买了正版之后能再联系客服的人都不多,谁会关心你可不可靠?能用就行,反正大多数人都听不出来不同厂家的音源到底有什么听觉上的具体区别,买Native Instrument和买Spite Fire的交响区别很大吗?买East West和8 Dio管弦区别很大吗?反正既不能试用也不能退货,怎么算都是淘宝店的性价比高啊。


如果说我们现在来着手做清除国内盗版软件的事情,我相信独立音乐人的小型音乐产业会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因为相当高的花费(199美元一套CLA压缩还是799美元的臭氧套装?是299美元的FL Studio还是500+的Studio One 3?亦或者是559美元的Cubase? 相信足以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音乐制作的门槛会被无限大地提高,这其实是大部分音乐从业者都不希望看到的,当音乐产业少有新鲜血液注入,或者说注入的新鲜血液都是科班出身或者选秀节目的选手,亦或者是很有经济基础的极少数,我们可能也只能感叹,这世界也太无聊了。虽然如此一来,音乐产业从业者的日子可能会好过些,但是有多少渴望涉足音乐的人会被拒之门外?也许只有美国或者韩国那种相对成熟的音乐产业可以应对这种情况——通过高效率的Demo收集与过滤来发掘新的艺人,显然这在国内还行不通,甚至是已经过时的作法。但是使用盗版软件的音乐人制作出的音乐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法律状态呢,这是相当值得讨论的。

就拿我自己来说,直到做音乐一年,都没有买过任何正版软件和音源(鼓包和采样包倒是正儿八经买过),到现在的目标也还是半年之内买一套正版软音源。2017年黑色星期五的时候入手了一套Initial Audio出品的Heatup2,非常好用,经常和客服交流,正版的体验确实爽,很大原因是这个现在还没有破解版的,何不当作第一套正版音源入手呢。


很多时候我们想要维护自己作品的权益,但是实际上你连软件、音源甚至是Windows系统用的都是盗版的,你还有什么理由去维护你作品的权益(据我了解,法律上并没有这方面的规定,但是你只要一想到那些在网上嗷嗷的要维护自己权益的音乐人用的都是盗版软件,你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套用一鬼畜金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雨后春笋般崛起的网络混音班和网络编曲班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也对当前趋势起到了一种推波助澜的作用。就以我一个刚刚进入网圈的人的视角来看,国内很多音乐幕后的从业人员生活状况都很艰难,像是一些入门的带有“速成”性质的混音班和编曲班也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往往,这种混音班的老师都会分享给学生一些已经破解的业内高端插件,然后用这些插件进行讲解,却往往忽视了对学生混音观念的搭建,尤其是学生还都是基本上对混音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当学生用惯了高端的插件再去考虑购买正版的时候,高昂的价格绝对会让大部分人望而却步,殊不知这些插件并不是他们混音成功的原因,而是一种工具。所以,又怎会有人愿意去买便宜的中低端插件(而且界面还很丑,这是很多初学者会考虑的东西,不炫酷不用)呢。我说这些,并不是说这种行为是错的,这种情况反而是在特定环境和条件下产生的,我只希望混音老师能带着学生先刷一遍宿主自带的插件和音源,因为很多宿主还是有比较有优势的混音插件和音源的,不讲?莫不是,您也不会?

事实上,中国的教育体制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音乐产业的发展,当然它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音乐产业的发展。当中小学的音乐课设置成为摆设的时候,学生接受到的音乐教育其实是微乎其微的,所以学生的音乐素养令人堪忧。你怎么能指望一个学期只上刚开学那一个月音乐课的中学生听出一首歌的好坏?当然歌曲是没有好坏的,雅俗也不能代表音乐作品的质量,但是学生的音乐知识是相当少的,在未来,当他们长大甚至为人父母的时候,当他们成了音乐市场的主力消费者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为什么听众的鉴赏能力似乎有问题,因为他们就是被照着“没有欣赏水平”的标准教育出来的。虽然冯小刚导演说“中国垃圾电影这么多,和大批的‘垃圾观众’有很大关系。” 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觉得他是在为自己开脱,想甩锅给观众。纵然是有这样的因素在里面,“垃圾观众”或者“垃圾听众”确是不争的事实。没有辨别能力的听众也会是音乐市场和艺术家的灾难。与此同时,这样的课程安排其实潜移默化的改变了所有人的认知,因为中国现代的家庭文化其实都是围绕着孩子,围绕着下一代展开的。因为教育体制的问题而把音乐丢到一边,家长自然也会认为学习是第一位的,音乐美术之流,可学可不学,自然而然的,在孩子没有经济独立之前,是没有闲钱会被分配到音乐软件或者说软音源上的。动辄上千的花费,让家长看到是为了去买一个看得着摸不着的产品,自然是不会同意了(在一定程度上,很多家长会认为这跟花钱买游戏或者充值或者打赏主播没有什么两样)。更要了家长的命的是,这些软件可以让孩子更频繁的接触电脑,对于零零后的孩子我不是太了解,但是零零前的孩子大都有此感受。比起虚拟的产品,花钱买乐器还是有很多家长愿意买单的,这也算是比较值得欣慰的一个现象(虽说泼孩子冷水是很多家长擅长的)。毕竟能够支持除了为了学业以外的“兴趣”的家长还真不多,可能当现在的孩子为人父母的时候,这种情况就能缓解了吧。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总体生活水平低下的原因,要是真的都不愁吃穿,可能也不会为了个学业考试放弃其它所有。

那么在教育体制让学习成了第一位的时候,我们要怎样做才能把音乐划入“学习”的范畴呢(当然不是要让学生学习的同时学音乐,这个思路本来就不对,因为学音乐也是学习啊)?

造成这种结果的另一个原因还因为音乐市场普遍的对幕后工作人员的不重视,导致音乐产业的关注度严重不平衡,大多数情况下,听众只对词曲唱全能的制作人有印象,若不是歌手自己作词作曲,大部分听众也只是会关注歌手本身罢了。这样的局面事实上对制作人、填词人以及作曲编曲人员非常不利。现在的明星歌手,有一点不开心的事情只要微博一发,马上会有几千几万的关注,但是歌曲幕后制作人员就算是被侵权了,郑重其事的发个微博,都不一定会有人理会。很多无知的音乐市场消费者总是会有一些“要不是某某某唱谁谁谁的歌,那谁谁谁的歌怎么会火”的奇怪理论。对音乐产业的无知,终究造就了一群“垃圾群众”。当然,传说中周总理曾经说:“人民群众都喜欢,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不管周总理是不是真的说了这话,但是基于“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才是真正的艺术”的理论是基本正确的,因为大众才是艺术最大的受众,但是现在这群人民群众真的是不好伺候。台湾鼻祖级音乐人刘家昌,几十年来创作2500多首歌曲,但是各大综艺节目中使用他的歌曲,以及相关表演权都没有知会一下已经70岁的他。日前,他更是要起诉兜售假版权的华纳唱片,资产上亿的华纳唱片很快的下架了各大网络平台的相关歌曲,刘家昌也无能为力。在网上讲述自己的遭遇却被网友扣上“蹭热度”的帽子。总之,对幕后制作人员的无视,跟这个乌烟瘴气的圈子是密不可分的,无视将幕后人员变成了行业中的弱势群体,想侵权就侵权。其实说的难听一点,中国没有音乐产业,只有娱乐产业。

说唱的制作行业在整个流行音乐产业中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了。大多数说唱歌手都是自己作词,刚刚起步的说唱歌手大多数还自己制作伴奏,然后你还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HipHop音乐的制作人大多数说唱功底也差不了,写词作曲找采样,挖人指导好推广,样样精通没有不会的。这很难出现在流行音乐产业中,混音师更像是工程师,而对HipHop音乐来说,制作人从做伴奏到指导歌手写词、录音、混音和音乐定位都能做。因为其实这个行业环环相接,没有长期浸淫过HipHop音乐制作的人很难投身其中,最多也就是受雇混音或者进行母带处理。所以HipHop音乐产业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制作人和歌手密不可分,在很多说唱歌手的音乐作品里,制作人的个人印记会非常明显,从水印到Credit,给人的印象非常深,这也是为什么HipHop音乐产业中的制作人亦或者是Beatmaker更能占据主导地位。


从说唱的大规模流行看近几年的音乐发展,其实是很有规律的,几十年前先是流行音乐,再是非常具有个性的摇滚,然后是新流行音乐和日韩流行音乐,2000年之后没再有巨大波澜的市场中,一把吉他一烟嗓的民谣又异军突起,其实与此同时说唱已经在地下颇有规模。不难看出,音乐是朝着“更个性化”去发展的,越到最近的音乐,歌词内容越是接近人内心的话语(纵然不是歌手内心的话语,题材也更窄更细了),小黄歌的流行其实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一点。几十年前的流行音乐,歌词内容非常宽泛、“大体”,所以受众很广,每个人都能在某一首歌里找到那么一两句有共鸣的歌词,就算没有共鸣也还是可以听听旋律。酒足饭饱思淫欲,唯有生存、温饱的问题解决了,才能考虑在这基础之上的艺术活动,而流行音乐刚开始的那个年代,就是刚刚开始要酒足饭饱,还没能酒足饭饱的时候,有个音乐听就很好了,不会去考虑个体或者小众对音乐的口味。在那之后的摇滚,是人们对内容“大体”的流行音乐的抗拒和年轻人反叛精神的产物。流行音乐宽泛的题材已经满足不了广大人民群众了,所以要开创新的音乐形式,这一条也一样符合后来的音乐发展。当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小众群体从大众群体中分离出来,摇滚的商业化导致的作品同质化也一样让听众产生了厌倦情绪,加上韩流来袭,一下子又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满足了偶像崇拜群体的需求。接着,里程碑般的民谣,没有华丽的编曲,只有一把简单的吉他,加上低沉颗粒感的嗓音,唱出的都是娓娓道来、平铺直叙的简单歌词。简单,可是一发入魂。民谣的代入感是很强的,歌词的题材并不宽泛,而是精准,从流行时代,一首歌有几句共鸣,到民谣时代,一首歌只有几句没有共鸣,一下子又满足了这一个特定群体的胃口——极强的代入感:姑娘、花、爱、海、离开和回忆。流行音乐的产业中,几乎不会制作这样的歌曲,因为受众面太小,他们想让几亿人都喜欢的歌,不能只照顾另外那几千万人。或许就是音乐市场饿了这帮人太久,才让民谣兴起的时候能够一举拿下市场,霎时间民谣遍野,一家家酒吧里都是拨弄着破吉他和烟嗓的声音。到了现在,说唱来了,更加直白的歌词,都动不动就是“嘛泽法克尔”,对现实的嘲讽与抨击,歌曲讲述歌手内心思想的黑暗,内容分享记忆中的遗憾,歌词代替了隔空骂战,越来越贴近内心深处的声音。换句话说,音乐,越来越real。就连流行音乐也早已看出这种趋势,很多流行大牌歌手在就已经不再签约唱片公司而是经营自己的工作室,这样一来,音乐的创作就会有更多的自由,离“工业流水线式音乐”又远了一步。其实艺人本身,才是把控自己作品标准最好的部分,当一个歌手没有了制作人和制作公司控制,那时候的作品——才是他最本源的表达。

最后,当说完了市场,让我们来谈谈音乐人的心态和造就这心态的环境。我想,接下来的这部分内容,熟悉hiphop音乐制作且上过YouTube搜寻制作教程的人比较感同身受。当你打开优酷亦或者是B站,想要搜索一些使用的制作技巧,比如Serum血清合成器的音色调制、Kontakt如何使用MIDI OUT轨道节省内存,你会发现能搜到的东西寥寥无几。反之,用英文去YouTube搜索,十有八九是有比较完美的视频教程的(还仅限于英语,更不要说其他语言,不过你在YouTube搜中文也搜不出太多实用的教程)。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种情况呢?也不过就是两种可能,一个是中国网友不会,一个是中国网友太小气。虽然音乐制作技术在国内完全没有“平民化”,但是也不至于没有人会,当然这些会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真的没有见过。那么到底是不是太小气呢?我想,用吝啬或者小气去形容这样一种情况是不恰当的。我更愿意称这种情况为“精神贫瘠”。其实中国人才刚刚解决了“饿肚子”的问题不久,精神世界还是比较空虚的,很多时候就是愿意守着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经验技巧,幻想着有一天靠这个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还是有点窝里斗的感觉,总觉得别人不行了我就好了,跟高考是一个逻辑,谁让我们人口多呢。对虚拟商品的态度也是精神贫瘠的结果,你不能指望一个刚能填饱肚子的人愿意掏钱去看一场交响乐表演,他可能会跟你说站在门外面听也是一样的,为什么要花钱买票进去呢?版权意识在国人心中的地位相较十年前已有显著提升,但是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音乐平台的一年会员已经有很多人愿意掏腰包买账了,毕竟对于现在的城镇生活水平来说也不算太贵,但是要是牵扯到价格昂贵的软件,盗版依然猖獗。现在的人要是有倾注时间练起来的游戏帐号被盗都会花上时间去追回或者申诉,有的甚至是诉诸于法。但是却没有人想到那些正版的软件也都是开发商拿钱、技术和时间堆出来的,最大的区别可能是厂商大都以盈利为目的。

以上,是我个人对国内音乐圈子以及音乐产业的一些想法,如果有考虑不周全的地方,欢迎大家留下评论,欢迎批评指正。


0 Reply   |  Until 2018-3-20 | 592 View
LoginCan Publish Content

MIXI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混音研究社